首页 信息公开 科研培训 党群建设 业务频道
尊重生命为“艾”加油
来源:省疾控中心健教所 2018年12月04日 浏览次数:11703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采写/方敏  赵湘  本刊记者
受访专家/王憓    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艾滋病,医学全称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是人体感染了艾滋病病毒(HIV)所导致的一种传染病。这种病毒将伴随一生,破坏人的免疫系统,使人体丧失各种免疫能力。当人的免疫功能受损越来越严重时,最终因各种复合感染导致死亡。我国自1985年首次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以来,报告感染者人数逐年上升。近年来,党和政府十分关注艾滋病的防治工作,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要坚持预防为主、防治结合、依法防治、科学防治,落实‘四免一关怀’政策,加强人文关怀,动员社会力量积极参与,消除社会歧视,为感染者和病人提供及时有效的治疗和帮助,让他们感受到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
    每年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今年的主题为“主动检测,知艾防艾,共享健康”。为了读者们更清楚地了解艾滋病的防治知识,本刊记者采访了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性病预防控制所的王憓医师。
    艾滋病并非“不治之症”
    王憓医师说,很多人对艾滋病讳莫如深,谈“艾”色变,媒体经常将艾滋病和一些“危害极大”“毁灭”“形势严峻”等消极悲观词汇用在一起,让公众感觉一旦得了艾滋病就一定会死亡,其实不然。艾滋病只要及时控制,积极配合治疗,艾滋病毒感染者完全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和工作。
    目前我国的艾滋病治疗技术在不断提高,患者可通过服用抗病毒药物来杀死血液中的病毒,使病情得以控制。“鸡尾酒”疗法是目前的治疗方法之一。“鸡尾酒”疗法,又称“高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HAART),由美籍华裔科学家于1996年提出,是通过三种或三种以上的抗病毒药物联合使用来治疗艾滋病。鸡尾酒疗法把蛋白酶抑制剂与其他多种抗病毒药混合使用,在艾滋病病毒刚侵入人体时用药,不待发病即可阻止病毒破坏人体的免疫系统,从而使患者的发病时间延后数年。该疗法的应用可以减少单一用药产生的抗药性,最大限度地抑制病毒的复制,使被破坏的机体免疫功能部分甚至全部恢复,从而延缓病程进展,延长患者生命,提高生活质量。
    在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治疗方面,王憓医生说,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在知晓自己得了艾滋病之后,越早接受治疗,身体免疫系统就恢复得越快,治疗效果也就越好。通常情况下,是否接受抗病毒治疗依据病人的CD4细胞受损情况而定。在前几年的治疗当中,CD4低于350个/UI才能够接受抗病毒治疗,后来政策改进,患者CD4在500个/UI以上就可以接受治疗,现在为了提高治疗效果,只要患者被发现是HIV感染者,就可以开始接受治疗。这样大大缩短了治疗间隔时间,也提高了治疗效果。
    截止到2018年7月,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显示,现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758610例,报告死亡239289例。本年度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男女之比为3.4:1,艾滋病人男女比为4:1。
    医学院学生也“中枪”了
    我是某名牌大学医学院的学生,学习成绩很好,毕业以后打算去家人开的一个私人医院上班,可以说前途光明。大二那年夏天,我开始迷恋上网。同学当中很多人上网是为了玩网络游戏,可是我上网却只喜欢聊天。说是聊天,更多是为了寻找刺激,搭讪长得漂亮的女网友,进而想办法跟她们见面。
知道我是名牌大学的医学院学生后,很多异性愿意和我交往。我能言善语,相貌也不错,再加上是大学生,女网友见面后一般都会被我吸引。经过一来二去的交往,我萌生了与网友做爱的冲动,并且我这种冲动也不会被拒绝。
    学医的人都知道,不戴安全套进行性行为是不安全的。可最初的性爱往往会因为冲动而难以克制,面对漂亮的女性更容易失去应有的警戒心,忽略安全套的重要性。再者,购买安全套需要花钱而且麻烦,我也觉得购买安全套时很不好意思,所以最初的性爱多数都无任何防护措施,更不用提发生口交、舌吻等性行为了。
最初不想使用安全套的另一种原因是每次遇到一个心仪女孩时,都觉得自己可以与之地久天长,有时我们还山盟海誓,认为能一辈子在一起,既然都已经认定双方是忠实的性伙伴,那用不用安全套都无所谓了。最重要的一点是佩戴安全套的感觉与不戴安全套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不戴安全套的做爱次数多了,也换了不少性伴,都没有染上病,慢慢地我就麻痹了,也没有了害怕染上艾滋病的恐惧感。
    虽然街头巷尾关于艾滋病的宣传报道也着实让我感到害怕,因此有一段时间我都坚持使用安全套,但时间一久又忘记了。后来,我甚至会有一种阿Q般的精神胜利法,认为自己不会染上艾滋病。有时候我也会有意无意地询问对方是否有什么病,但是她们都否认了。人啊,就是这样,最喜欢自欺欺人,其实,即使她们有什么病,或者她们曾经和很多人发生过性关系,甚至是职业做“小姐”的,也肯定不会告诉我。但我总把事情往好处想,对于隐藏的危险不去理会,这大概就是人性的弱点吧。
    后来在一次体检中我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但我却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甚至什么人传播给我的。现在回想起来,最有可能把病毒传播给我的,应该就是那些在网络上认识的女网友,因为她们都会说自己是清纯的、健康的,慢慢地,我的思想就麻痹了,进行性行为时完全不采取任何安全措施。
    之后,我在当地疾控中心的安排下,开始接受抗病毒治疗。说实话,医生通知我被确诊为艾滋病感染者后,我有一阵子整个人都崩溃了。上着一流大学的学生,并且还是医学专业,居然会感染这种病?我觉得极度自卑,没脸面对家人和朋友,更担心自己的生命随时都会突然停止。最痛苦的是没有人可以倾诉,根本没有心思上学,却还要在同学面前装作跟平时一样。这样的生活很累,很压抑。
当前艾滋病正从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转移,波及人群不断扩大,包括高校学生人群。
    2011~2015年,我国15~24岁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年均增长率达35%(扣除检测增加的因素)。以浙江省为例,平均每报告100个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当中,就有3个是在校学生;每报告15~24岁的感染者当中,约有15个是在校学生。几乎所有的在校学生都是通过性行为感染的艾滋病病毒。其中男男同性性传播约占70%,异性性传播约占30%。
    当代大学生作为知识分子,他们有的时候并不是不知道如何预防艾滋病,也知晓艾滋病的危害,但他们通常缺乏自制力,容易被欲望冲昏头脑,就存在一定的侥幸心理,最终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在这里,高校的教育是必不可少的,引导学生如何保护自己,如何加强自身管理,才是培养大学生生存技能的必要课题。
    艾滋孕妈妈:我想要个健康的宝宝
    我和我老公结婚三年,终于迎来了爱的“结晶”,我们夫妻两人都兴奋不已。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我去产检的时候,被告知我有艾滋病,我俩都震惊了!拿到检查结果,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平时洁身自好,怎么会有这种病?
    痛苦之余,我在考虑要不要把孩子拿掉。母婴传播是艾滋病的传播途径之一,这个我是知道的。我不想让孩子从一出生就得这种病,让他一辈子生活在痛苦中。我觉得没脸再面对家人和朋友,甚至想过自杀来了断自己。后来,医生的安慰让我重新燃起了生下这个孩子的希望。医生说,阻断艾滋病的母婴传播可以在三个环节进行:一是胎儿在母体中时,让孕妇服用抗病毒药抑止血液中的艾滋病病毒,阻止病毒进入胎儿体内;二是通过剖宫产的方式生产,避免新生儿接触到母体血液发生感染;三是采用人工喂养代替母乳喂养,避免哺乳过程中孩子被感染。通过阻断母婴传播,有90%以上的可能性可以生出健康的宝宝。
    医院为我们提供了抗病毒药物,我开始吃药。这是一个痛苦而又漫长的过程。我不仅要忍受剧烈的孕吐反应,还要承受药物带来的副作用。但是为了宝宝的未来,这些痛苦都不算什么。因为只有通过不断服药,才能降低宝宝的患病概率。起初我怕药物会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但令人欣慰的是,在怀孕期间,医生为我进行了免疫力测评(CD4+T淋巴细胞计数)、病毒检测和身体其他各项功能的检测,评估感染程度,并且监测我的药物服用情况。
    分娩宝宝的时候,我非常紧张,怕孩子带着病毒来到这个世界。医生安慰我说,别太担心,只要规范服用药物,选择合适的分娩方式和人工喂养,艾滋母婴传播率就可以大大降低。医生的话,给了我莫大的鼓励。
随着“哇”的哭声,我的宝宝来到了人世。经过检测,宝宝是阴性!我和老公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和现在的喜悦相比,之前所承受的痛苦似乎都不算什么了。护理人员及时为宝宝清理了身上的分泌物,并喂药进行了预防性治疗。
    遗憾的是,宝宝不能喝我的乳汁了。好在医院为我们提供了奶粉,护理人员交代了一些人工喂养的注意事项:避免纯母乳喂养,杜绝混合喂养。我都一一铭记。
    得了艾滋病的孕妈妈同样具有生育的权利,孕妈妈通过前文提到的三个环节的母婴传播的阻断,可以大大减少孩子患艾滋病的概率。成为一名母亲是一个女人的天性,不能因为孩子有患病的概率就剥夺一个女人做母亲的权利。当然,一个艾滋孕妈妈能不能生孩子,还要具体结合产妇的身体状况,咨询医生后做出决定。
    需要注意的是,在产妇分娩过程中,相关医护人员也要做好充分准备,增强个人防护意识,充分利用各种防护用具减少感染危险。在操作前要检查皮肤是否有破损,是否有身体不适等情况,避免手术中出现意外情况。
    我是Gay,也是一名志愿者
    我是男同性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Gay”,目前在北京从事电商工作,温州人。关于我的性取向,我从未向家人及朋友坦白,所以没有人知道我是Gay这个事实。之所以远离家乡,是想逃避传宗接代的压力,因为对女性不感兴趣,也不想耽误别人。
    工作之余我开始利用社交软件来寻找和我一样的人,和他们聊天和交往能够得到一丝慰藉,也感觉生活比以前丰富了许多。三年前,我被确诊为HIV阳性,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我的未来仿佛一下子就黑了。
    我辞去了北京的工作,回到了家乡。几天之后,我再也承受不住心理压力,把自己“出柜”的事实和得艾滋病的事情告诉了家里人,双亲很震惊。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敢面对门外泪眼模糊的母亲和坐在沙发上猛抽烟的父亲。尽管家里人知道艾滋病是通过母婴传播、血液传播和体液传播这三种传播方式,但还是与我产生了隔阂。他们为我准备了一套专门的碗筷,衣服也不允许放在家人公用的洗衣机里边洗,需要自己另外手洗。
    我刚开始服用抗病毒药物时出现了恶心和眩晕的感觉,并伴有腹泻等症状,咨询了医生之后才知道这是药物的副作用,之后这些症状有所缓解。虽然有些副作用,但是药不能停,因为只有经过不断地服药,才能保证身体的免疫系统尽快恢复。经过服药后,我体内的CD4由原来的300多个/UI上升至500多个/UI,目前已经达到700多个/UI,已经是正常人的水平。
    自从检查出得了艾滋病以来,我就会特别关注关于男同和艾滋病之间的关系。我发现,相对于异性的性交方式,男男性交得艾滋病的概率要高很多,这源于肛交是男男的主要性交方式。因为直肠粘膜比较薄,弹性小,更容易受伤,所以也就更容易感染。另外,口交也是常用方式之一,如果口腔黏膜受损,感染风险也同样会增加。更令人惊讶的是,在“同志”社交平台上,很多人对这样的信息几乎毫不知情,有些人甚至知道自己是感染者后,会专门找其他的感染者约会,因为“反正都是感染者”,但是他们不知道艾滋病毒的交叉感染会在人体中发生变异。
    从此,我开始去做一名针对“同志”人群的预防艾滋病志愿者。我把我的经历告诉他们,教他们如何采取一些预防措施。社交网络是个很好的宣传方式,很多感染者像我最初的时候一样情绪低落,这个时候他们最需要的就是鼓励和信心。我还开通了直播等平台,希望更多的“同志”能够听到我的声音,更好地保护自己。
    “同志”患者是艾滋病患者中的特殊群体,因为要承受自己是“同性恋”和“艾滋病患者”的双重歧视压力,更容易被“污名化”,所以感染者会更加意志消沉。因为受到公众“恐同”和“恐艾”影响,所以更加不利于预防艾滋病科普知识的传播。在这样的环境中,通过普通的志愿者很难去介入和干预这个群体,但是如果通过上文提及的同是艾滋病感染者的“同志”来做志愿者,干预效果会大大提高。
    被艾滋病支配的晚年:我还能活多久?
    我今年六十多岁了,老伴儿已经去世多年,孩子们也都成家立业,自己也有养老金,经济上不给儿女们添麻烦,也没有什么操心事。平常没事就出门溜溜弯儿,打打太极什么的。但是一旦一个人回到家里,心里就空落落的,不免冷清寂寞。
    我自己不太会用网络,儿女们平常工作也忙,我想让他们多回来陪陪我,但是又怕影响他们工作。现在年轻人流行什么网购啊,网上交友啊什么的,我也跟不上潮流。
    兴许是老伴儿走了太久,我心里也不是没有那个想法,以前去跳广场舞的时候,有几个老太太和我比较聊得来,但是不知道她们对我什么看法,又怕儿女们反对,所以也就作罢。
    有一天我独自去公园散步的时候,被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中年妇女拉住,问我愿不愿意和她“玩玩”,一次30~50元。我立即明白了她是专门做那种事情的女人。一开始我不想和这些人有任何关系,一旦让别人知道了,那我这老脸往哪儿搁?后来经不住她软磨硬泡:“你都这把年纪了,又不怕让女的怀孕,怕什么”“价钱又不贵”“我们懂行规的,肯定不会乱说”,我就晕晕乎乎地跟她发生了那种事。我知道这种女人不干净,但是自己也没有使用安全套,一个是不怕对方怀孕,还有就是我一个老头儿去买安全套怕被别人说什么。
后来,我就开始感冒,一直没有痊愈。当时没往艾滋病上想,以为是普通的感冒,在儿女的陪同下去医院看了呼吸科,检查出来是肺部感染,于是就对症治疗。但是治好久都没有效果,病情反而加重了。后来又做检查, 连同HIV也一并检查了,发现CD4细胞数量极低,HIV阳性!
    当时感觉天旋地转,一度怀疑是不是检查错了?这不是年轻人才得的病吗?我都这把年纪了,怎么也会得这种病?在儿女的追问下,我才支支吾吾地“坦白”了。
    后来,在儿女的陪同下,我们去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登记,然后领药。虽然儿女没有说什么,但是我内心一直在自责:老了老了,临了却犯了这种大错,晚节不保。
    艾滋病通常被视为“年轻人易发病”,但从近年感染数据来看,艾滋病正迅速对中年人甚至老年人生命造成严重威胁。与年轻人相比,老年人一旦感染艾滋病病毒,其发展到艾滋病和致死的时间均较短。不仅如此,由于老年艾滋病患者大都存在发现时间晚、知识缺乏、缺乏社会家庭支持、伴有基础疾患等特点,再加上年纪大记忆力差,老年艾滋病患者常出现漏服、自行停药等情况,从而导致抗病毒治疗失败。
    社会默认老年人不需要性,但实际情况是,欲望并没有因为性器官的老去而萎缩。这样的认识错位,成了老年人艾滋病滋生的温床。我国有部分老年人,由于自身和环境的限制,不得不选择商业性性行为,并且大多不会使用安全套,这就增加了感染艾滋病病毒的风险。
    知艾防艾  主动检测
    2014年7月,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市召开的第二十届世界艾滋病大会上,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提出2030年终结艾滋病流行的愿景,2020年将力争实现“三个90%”的艾滋病防治工作目标。“三个90%”是指90%的发现率(诊断发现并知晓自身感染状况的感染者和病人比例达90%以上),90%的治疗率(符合治疗条件的感染者和病人接受抗病毒治疗比例达90%以上),90%的治疗成功率(接受抗病毒治疗的感染者和病人治疗成功率达90%以上)。目前“三个90%”已被《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列为艾滋病防治的工作目标之一。这“三个90%”是一个前后连贯的关系。患者只有知晓了自己HIV的感染情况,进而才会主动治疗,只有在积极配合治疗的情况下,患者的治疗成功率才能提高。
    患者知晓自己的HIV感染状况并及时接受治疗和预防服务,可以使自己和亲人都能够得到有效的保护,对于艾滋病抗病毒治疗的扩大化和以及确保所有的艾滋病患者过上健康快乐的生活具有重要意义。
    哪些人群需要检测                 
    有高危性行为史,包括仅发生1次未使用安全套的异性性行为或男性同性性行为;艾滋病感染者的配偶或性伴:与他人共用针具吸毒者;在非正规医疗单位拔牙、纹身者(过程中可能使用了没有严格消毒的器具);其他人群,如梅毒、淋病、尖锐湿疣等性病患者,准备结婚的伴侣建议婚前检测,孕妇建议在刚发现怀孕时检测,感染了艾滋病的妈妈生的宝宝。
    检测时注意“窗口期”             
    感染艾滋病后不是马上就能检出是否感染,存在检测的“窗口期”,即从艾滋病病毒感染人体到血液中能检出抗体或核酸的一段时期。“窗口期”尽管检测不出抗体,但有可能病毒核酸已经在体内复制,同样具有传染性。因此,在这段时间发生性行为,要使用安全套保护性伴不被感染。目前最常用的检测方法是抗体检测,抗体检测的窗口期一般为4~12周,建议在高危行为后4周检测抗体,大多数感染者4周可以检测到抗体。如果4周结果阴性可以等到8周或12周再检测。一般情况下,如果12周之内没有再发生高危行为,也没有检测到抗体,就可以排除艾滋病感染。
    去哪里检测                            
    可以去接受检测的地方进行检测:各地疾控中心自愿咨询检测门诊(VCT)可以获得免费咨询和检测服务;各地县级以上医院均可以提供检测服务;各地妇幼保健机构和大部分的基层医疗机构也可以提供检测服务;开展艾滋病预防的社会组织小组可提供检测咨询和转介服务;一些高校设立自助尿液检测包售卖机,可以自行购买。
    有哪些检测方法                     
    艾滋病检测首先进行的是抗体初筛检测。如果初筛检测结果为“阳性”,一定要进一步做确证试验,才能确诊。
    常用筛查试验方法包括酶联免疫吸附实验、化学发光实验、免疫荧光实验、快速检测实验。也可以使用抗原抗体筛查实验,即在抗体检测基础上加入抗原检测,窗口期比仅用抗体检测提前1周。
筛查试验阳性不是最终结果,需要进一步确证,常用方法包括抗体免疫印迹实验、条带或线性免疫试验,也可用核酸试验进行确证(包括定量和定性试验)。这些实验都是由专业工作者完成的。
    可以自我检测吗                     
    自我检测是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一种检测手段,国际上已经有检测试剂获得认证。我国还没有获得认证的产品。目前购买快速试剂进行自我检测的人,需要特别注意:
    自我检测者,由于没有接受过培训,采集样本、检测过程和对结果的理解,可能存在一些错误,因此可能出现不正确的结果,包括假阴性和假阳性。
    自我检测阳性并不能确诊艾滋病病毒感染,一定要再到疾控中心或正规医疗机构进行检测。
    自我检测阴性,一般来说,提示没有艾滋病感染,但因存在窗口期,建议在3个月后到疾控中心或正规医疗机构进行咨询和检测。
    检测到阳性怎么办                 
    如果检测到HIV阳性,可以到当地的疾病控制机构获得免费、保密、专业的咨询和心理支持服务。不必担心个人患病会被别人知道,感染者的个人隐私受法律保护。
    国家提供免费抗病毒治疗药物,每个地区都有开展抗病毒治疗的定点医院。要尽早接受抗病毒治疗,治疗越早,效果越好。如果不清楚定点医院,可咨询当地疾控中心。
    要采取防护措施,保护性伴侣不被感染,同时告知性伴接受检测。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浙江疾病预防控制
版权所有: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浙ICP备05019234号 |维护单位: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本网站推荐最低分辨率1024*768